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財經要聞 >
財經要聞

美國認定“匯率操縱國”的背后

時間:2017-03-19 來源:國際商報

  近期,中美高層就經濟合作等問題交換意見。時間卡位恰在美國財政部即將公布《國際貨幣和匯率政策報告》之前,個中巧合,令人玩味。
 
  按照《綜合貿易和競爭力法案》,美國財政部每年都會在4月和10月發布《國際貨幣和匯率政策報告》,提出對主要貿易伙伴的匯率評估結果,繼而圈定哪些國家為“匯率操縱國”。之后,美國國會據此通過決議對“匯率操縱國”采取如開征高額關稅等系列懲罰措施。目前美國財政部認定“匯率操縱國”的三大標準取自2015年頒布的《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行法》:一是被審查國對美國有超過200億美元(約合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0.1%)的貿易順差,二是被審查國經常賬戶順差占其國GDP的比重超過3%,三是被審查國在12個月內累計外匯凈交易額(即為阻止本幣升值凈買入的外匯頭寸)超過GDP的2%。以上三條標準若同時具備,被審查國即被確認為“匯率操縱國”。
 
  據美國商務部的統計數據,2016年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為3470億美元,但剔除資本賬戶下中國對美順差額,經常賬戶順差占中國GDP僅為1.87%。同時,盡管中國政府在過去一年的時間里為了阻止人民幣過度貶值而進行了外匯賣出操作,這也導致了中方外匯儲備2016年全年縮水3198億美元,但按照美國的三條標準,中國僅符合一條,嚴格說來連觀察國名單都不上了。
 
  動態地分析,未來在確保人民幣匯率保持基本穩定的前提下,中國已轉為通過產品出口升級和增強服務貿易出口來重塑國際貿易競爭優勢(愛基,凈值,資訊)。反言之,即便是未來中國仍然會產生規模不小的貿易順差,也不是由匯率因素所致。更為重要的是,中國經濟正在擺脫依賴投資與出口的成長路徑,轉而更加注重與創造國內需求尤其是國內消費的經濟增長模式,未來中美經常賬戶順差的漸趨縮小也將不可避免,中美雙邊貿易最終將滑向相對平衡的位置。還有一點必須確認,作為全球五大儲備貨幣之一,人民幣在特別提款權(SDR)中的比重是10.92%,按照這一比例測算,未來海外至少有七八萬億的人民幣需求,這些需求都會拉動人民幣的升值。由此看來,今后美方拿中國是否為“匯率操縱國”說事的空間其實并不大。
 
  值得關注的是,自1994年至今,美國竟沒有將任何貿易伙伴再列為“匯率操縱國”,即使是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貿易順差和外匯儲備增長最快的時期,當時的布什政府也未敢貿然行事,因為以定義“匯率操作國”作為工具所能產生的實際意義并不大。一般而言,當被認定為“匯率操縱國(地區)”后,美國首先會與認定對象進行談判與溝通,敦促其解決幣值低估的問題,并告知對方美國總統有權對其采取行動。如果一年后對方沒有采取實質性動作,美國便將采取懲罰性措施。作為一個普遍現象,諸如韓國、中國臺灣等國與地區都在美國發出了“匯率操縱國(地區)”的信號后進行了積極的回應,因此,時至今日,美國也沒有因認定某國或地區為“匯率操縱國(地區)”而采取任何形式的貿易制裁行動。
 
  當然,包括中國在內,瑞士、日本、德國、中國臺灣和韓國等國和地區至今還掛在美國“匯率操縱國”的觀察名單上,而且美國總統也可以對認定“匯率操縱國”的三條標準進行沉降式修改,中國可能被再次認定為“匯率操縱國”。
 
  但有一點美方可能也注意到了,相對于中方而言,在三條標準上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還有德國、日本、墨西哥、韓國、印度等國,如果美國試圖以“匯率操縱”為由點燃貿易戰火,按照標準,名單里應該遠不只有中國。正是如此,在對待中國是否為“匯率操縱國”的問題上,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態度也開始變軟,由競選階段放出“上任后第一天就要將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的狂言,到接受《華爾街日報》采訪時改口稱要在人民幣匯率上“先與他們談談”。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絕不會將“匯率操縱國”這一工具雪藏起來。《華爾街日報》最新報道顯示,特朗普已授權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制定一個新的變通策略,該策略不再將某一國或地區列為“匯率操縱國(地區)”,而是由美國商務部把任何國家或地區操縱匯率的行為定義為不公平補貼。該策略的創新之處就是將匯率跟貿易補貼等同起來,比起原來的反補貼、反傾銷等又多了爭議性;與此同時,反補貼完全是由美國企業向商務部提出申訴,市場化行為的自主選擇可以避免政府與政府之間的正面對抗,進而減少貿易報復。要看到,反補貼申訴的主觀性很強,歷史上美國公司針對外國的進口補貼向美國商務部發起的反補貼申訴不計其數,一旦勝訴,美國商務部便會對有關進口商品征收重稅。因此,針對美方將匯率“陣地戰”化整為零的策略,中方有必要調整貿易救濟思路,并形成系統性的防御與制衡之策。
 
双色球26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