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財經要聞 >
財經要聞

新常態下應重點防控六大金融風險

時間:2017-03-19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增長積極因素與不確定性因素并存,結構調整取得積極進展,但是在金融、房地產、債務、外匯市場和經貿投資等領域存在諸多風險點。如何妥善應對這些風險,同時確保穩增長和結構改革穩步推進?
 
  3月18日,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承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7年會經濟峰會在京召開。“經濟發展新常態下的風險與應對”分組會由瑞典銀瑞達公司董事長雅各布·瓦倫堡主持,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易會滿、彭博有限合伙企業董事長高逸雅、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陳文輝、中國五礦集團公司董事長何文波、摩根大通國際董事長雅各布·弗蘭克爾分別作了演講發言。
 
  需關注過度金融化風險
 
  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易會滿表示,從中國銀行業的資產負債表來看,無論是經營規模、經營質量、經營利潤,還是撥備覆蓋率、資本充足率,這些指標都非常健康、非常優良,沒有發生系統性、區域性風險的基礎。但從金融風險來看,應該關注過度金融化的問題。從全國來看,出現了過度金融化的苗頭和趨勢。
 
  易會滿認為,目前過度金融化的傾向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
 
  一是金融占GDP的比重快速提升。在經濟中的比重,金融業占比是8.3%。而2000年至2005年的比例是4.4%,目前已經超過發達國家的水平。
 
  二是社會上出現了一哄而上辦金融的現象,各類新金融、準金融、類金融遍地開花、五花八門。
 
  三是部分金融機構存在體內循環、脫實向虛的情況,特別是同業、理財、資管、票據,存在杠桿過高、鏈條過長、關聯過于復雜,造成整個資產負債表畸形。有些中小銀行,表外超過表內,同業超過存款,這種資產負債表是非常脆弱的,不僅虛增了銀行的利潤,而且抬高實體經濟的成本。
 
  四是部分實體企業片面強調產融結合。
 
  總體看,過度金融化主要是這四種現象:社會上的大辦金融、銀行的脫實向虛、企業的產融結合、占國民經濟比重的進一步擴大。易會滿分析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一是社會有需求;二是現在存在著所謂的金融創新,處于監管的邊緣和空白地帶的“監管真空”;三是當前實體經濟比較困難,因為市場經濟的作用,錢總得找地方去;四是新技術的運用。
 
  他建議,一是進一步加強金融立法,實質大于形式;二是加強審慎監管和協同監管;三是進一步推動金融轉型創新;四是創造良好的經濟環境;五是加強消費者教育。
 
  金融業六大風險值得關注
 
  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陳文輝表示,當前金融業存在六大風險:一是脫實向虛的風險;二是金融業偏離主業的風險;三是公司治理失效的風險;四是激進經營的風險;五是資產負債錯配的風險;六是流動性的風險。
 
  陳文輝解釋說,所謂脫實向虛的風險,是指目前中國經濟運行面臨著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的問題。2016年金融業的凈利潤與同期全國國有企業大體相當,這個數據說明金融領域資金空轉、以錢炒錢的現象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的。金融業偏離主業的風險是一個戰略層級的風險,對企業、行業都會產生整體上的影響。一些金融機構忘記本源、偏離主業,盲目搞多元化、全牌照,熱衷于跑馬圈地掙快錢等,這種現象在金融業各個領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著。公司治理失效的風險是操作層面的重大風險。金融機構一張紙就可以換錢,有著很強的公共性和巨大的外部性。激進經營的風險指現在有一種不好的現象,就是不同類型的金融機構不顧風險、片面追求利潤,在收益率上盲目攀比。資產負債錯配的風險指金融機構資產負債在期限、結構上存在一定的錯配是正常的,也是利潤的來源之一。但從實際來看,一些金融機構通過走通道、加杠桿等方式,大大加劇了資產負債錯配程度,人為加大了金融市場短錢長配、長錢短配的風險。最近,有一些做資管產品的搞資金池,隱藏很大的風險。流動性的風險是一個表象,或者是其他風險結果的體現。一些金融機構偏離主業,激進經營,不注重資產負債的合理配置,甚至挪用資金,最后就很有可能導致流動性的風險。
 
  陳文輝指出,首先,金融創新必須以提高實體經濟運行效率為目標,要堅決防止以錢炒錢、自我循環膨脹的現象。其次,要回歸本源,專注主業。第三,切實健全公司治理機制。比如對于大股東擔任董事長要有一定的約束,CEO盡量是職業經理人,這樣既有利于規范公司治理運作,也有利于培養真正的金融家。第四,堅持持續穩健的經營。
 
  “要有效防控金融業面臨的風險,還有一個總的要求,就是要加強和改進監管。”陳文輝說。
 
  中國需要透明完善的金融市場
 
  彭博有限合伙企業董事長高逸雅指出,中國金融領域存在的一些擔憂源于近年來信貸的異常迅猛增長。信貸過熱且持續時間過長,其風險已經開始超過效益。信貸增速一直高于實體經濟增速,不可避免地會造成更大的壓力。
 
  高逸雅認為,目前中國多方面的壓力正在增加,比如過多信貸投放到低回報的傳統經濟項目中,而充滿活力的新經濟公司卻未能獲得足夠的信貸支持以及資產泡沫、資產流動方面的壓力等。隨著美聯儲繼續收緊貨幣政策,這種壓力可能還會加劇。中國需要更加透明、更加一體化以及更加完善的金融市場。
 
  中國五礦集團公司董事長何文波表示,當前經濟領域出現風險的根源在于實體經濟不振、投資吸引力不強。出現脫實向虛的現象并不是資金缺少進入實體的通道,而是實體經濟,特別是傳統產業的實體本身缺乏吸引力。
 
  何文波認為,只有提高實體經濟的地位,加快實體經濟的轉型升級,才能有效化解經濟新常態下的風險,推動中國經濟走上持續、健康的發展道路。首先,實體經濟自身要保持戰略定力,回歸經營本質;其次,各級政府要切實為企業減負、減稅;最后,金融機構要幫助實體企業解決痛點和難點。
 
  摩根大通國際董事長雅各布·弗蘭克爾指出,當前值得關注的問題除過度金融以外,還有過度法規、過度監管、過度審慎。因噎廢食不是一個好的方法,應進行風險管理,發展一個好的金融體系,既要抓住機遇,也要應對風險。
双色球26选5开奖结果